2月20日,蘭越峰在家裡接受媒體記者電話採訪。
  A18-A19版攝影/新京報記者 尹亞飛2月20日,綿陽市涪城區人民法院,蘭越峰和其前夫的財產分割案開庭後,她獨自在法庭里痛哭。2月21日,綿陽市人民醫院,蘭越峰坐在CT室醫生值班室看電腦。2014年後,蘭越峰離開了走廊,坐到了CT室醫生值班室。2月21日,綿陽市人民醫院,蘭越峰坐在CT室醫生值班室自學。
  三年前,因對綿陽市人民醫院對其個人處理的不滿,醫生蘭越峰舉報醫院領導貪腐、違規購置設備和過度醫療,從而成為全國聞名的“走廊醫生”。
  綿陽市涪城區政府先後十次發佈調查報告,認定蘭越峰舉報的問題在醫院中不存在。但在此期間,綿陽市人民醫院原院長涉嫌違紀被調查;綿陽市人民醫院又多次許諾給予蘭越峰管理職務和經濟補償,使事件更加撲朔迷離。
  醫院並未公開信息,公佈爭議,而是選擇了平息事件的思路,不僅未解決蘭越峰事件,反而引發了醫護人員的抗議。這一處理被證明未能奏效。
  “在這歷史性的日子,如果醫院不為我平冤昭雪,我將繼續在走廊上坐下去。”蘭越峰說。
  3月15日,正好是蘭越峰坐走廊整整兩年。過去三年間,因舉報院領導貪腐、質疑醫院為賺錢大規模實施“過度醫療”,並常年在醫院走廊抗議,在諸多媒體報道中,她被稱為醫療界的“業界良心”。
  蘭越峰口中的“平冤昭雪”指希望醫院讓她復職和向她道歉。她認為醫院解除其超聲科主任的職務,是因為她舉報而進行的打擊報複。
  與蘭越峰的抗議針鋒相對,一個月前,2月19日,綿陽市人民醫院百餘名醫護人員走上街頭,要求開除蘭越峰。
  蘭越峰和她的前同事們徹底決裂了;走上街頭的醫護人員說:“我們堅守崗位成了黑心醫生,她常年不工作卻是英雄?”
  蘭越峰和她前同事的對立,究竟是如何形成的?
  舉報與和解
  有醫生認為,醫院在蘭越峰落選後任命其擔任醫技辦主任,除了平息事態的壓力,與院領導“不乾凈、心虛”也有關
  2月20日,儘管一年多未出診,蘭越峰仍穿著醫院的白大褂,脖領上,一件橘紅色的紗巾艷麗奪目。
  有醫生走進CT室醫生值班室,看到蘭越峰,雙方都沒說話。
  聽說記者採訪蘭越峰,十多名醫護人員來到CT室醫生值班室,要求與蘭越峰“當面對質”。蘭越峰默不作聲。
  醫護人員離去後,蘭越峰說,目前她正遭受來自前院長王彥銘“餘黨”的“圍攻”和“打擊報複”,被打擊迫害得“只剩下生命、思想和道德底線”。
  蘭越峰與醫院的衝突始於三年前院方對她的一次“削權”。
  2010年6月,綿陽市人民醫院決定將蘭越峰(時任超聲科主任)所在的超聲科分為門診B超室和婦產中心B超室,蘭越峰任門診B超室主任。
  蘭越峰拒絕參會,當日一名副院長向她宣讀了決議後,她舉著一張寫有“綿陽市人民醫院是全國最差醫院”的A4紙,身著白大褂,跪在門診大廳抗議。
  蘭越峰後來接受媒體採訪時說,院方這一次對分科削權,是對她的打擊報複,因為她此前曾質疑原院長王彥銘用高於市場價的價格購買了落後陳舊的彩超設備。
  涪城區衛生局介入調解後做出了處理:區衛生局認定超聲科“分科條件不成熟,分開的超聲科合併”,建議對主任一職公推直選。但購買彩超過程中是否有腐敗行為,卻沒有採取透明、公開的調查。
  公推直選的結果,62名職工代表投票,朱麗萍22票當選,蘭越峰只得4票。但2011年4月,院方任命蘭越峰為醫技辦主任。
  醫院一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醫生認為,當時此事的處理方案,除了平息事態的壓力,也與院領導“不乾凈、心虛”有關,這也就是為什麼院方不斷跟蘭越峰“和解”並許以管理職務和經濟補償。
  這一說法被院方否認。但2013年下半年,曾被蘭越峰質疑的院長王彥銘因涉嫌違紀,被組織調查。
  蘭越峰任醫技辦主任後,2012年2月要求恢復超聲科主任職務。醫院再次讓步,同意她的要求。
  這並非蘭越峰第一次舉報醫院領導“貪腐”和“違規購買設備”,早在2003年,上一任院長在任時,蘭越峰就因為類似舉報和院方發生矛盾。
  2003年,初任功能科(後改為超聲科)主任的蘭越峰,認為醫院對其績效工資考核不公平,率領員工罷工,被院方暫停主任職務。
  隨後,蘭越峰將價值40餘萬元的5個彩超和黑白超探頭藏匿,警方介入調查。但讓同事想不到的是,此事不僅沒得到任何
  處理,一個月後,院方還恢復了蘭越峰科主任職務。
  醫院某知情人士透露,當時蘭越峰舉報5個探頭是院方以高出市場50%的價格購買的,有貓膩,故雙方達成和解。這一說法也遭到院方否認。
  “業界良心”
  對醫院過度醫療的討伐後,蘭越峰被輿論廣為贊揚;但她的同事卻認為她干預了臨床醫生的診療
  除了對醫院領導“貪腐”和“違規購買設備”的舉報,蘭越峰被媒體廣為報道的是她對“過度醫療”的抨擊。
  2012年2月,因醫院接到病人投訴而將蘭越峰“待崗學習”,蘭越峰拒絕這一處分,在走廊坐了600多天。在這段時間里,通過媒體的報道,蘭越峰的名字廣為人知。與此同時,綿陽市人民醫院,在網絡輿論中被描述為“打壓良心醫生”的典型。
  2013年1月9日,蘭越峰在接受央視採訪時表示,自己坐走廊是因為不願與醫院同流合污,她指責醫院過度醫療。
  蘭越峰說,經常會有人因為小毛病看病,醫生收住院後憑空說患有很嚴重疾病,然後讓超聲科做相應檢查,並配合出具顯示患有重病的檢查結果。“為了配合醫生,我常突破醫德底線,憑空給病人寫一點問題上去。”
  節目播出後,院方說他們也想找這個科室和醫生,以便處理。但蘭越峰始終說不出具體醫生是誰。
  在對醫院過度醫療的討伐中,蘭越峰提到的唯一實例是綿陽市人民醫院給患者安裝臨時起搏器的案例。2009年5月中旬,蘭越峰在給一位53歲的病人會診時,發現臨床醫生已給這位病人開好了兩個手術單:下肢血管手術和安裝心臟臨時起搏器。
  蘭越峰認為,患者心率較整齊且在60次以上,完全沒必要安臨時心臟起搏器。醫院副院長、心外專家馮建軍的解釋是:做下肢靜脈曲張手術前,對患者進行阿托品試驗,患者心率60次遠低於標準的90次,按流程必須安裝臨時起搏器。
  蘭越峰還堅稱病人沒必要手術,醫院指責蘭越峰干擾心血管醫生下臨床結論。
  《心外傳奇》作者、著名心臟外科醫生李清晨也認可馮建軍的說法,同時他認為,作為輔助科室的醫生,干預臨床醫生下診斷結論,乃是一大忌。
  綿陽市涪城區也成立了調查組,調查蘭越峰反映的過度醫療的問題,結論是“均未證實綿陽市人民醫院具體醫療行為存在違反診療規範和醫療衛生行業相關規定的情況。”
  四川大學華西醫院一名專家認為,許多醫院都會或多或少地存在過度醫療,“但在什麼情況下才算過度醫療,不好界定。”
  在醫患關係日益緊張的當下,蘭越峰這一言論,獲得網上輿論一邊倒的支持,媒體稱其為“業界良心”。
  綿陽市人民醫院肝膽外科主治醫師、院長助理唐和平認為,輿論一邊倒的支持,一個重要原因是人們對診療過程的不理解,而這種支持又加劇了醫患對立。
  令婦產中心產一科主任尹維為難的是,蘭越峰對臨床醫生的診斷和意見,會拒絕執行。
  尹維說,對懷孕早期的宮外孕檢查,婦產科會讓患者做陰道B超,但蘭越峰往往不按臨床醫生的要求,只做腹部B超。“我們曾經多次交涉,她說需不需要做陰道B超,由她來定。”
  蘭的堅持導致了在2004年至2011年間,尹維只能讓患者到附近的綿陽市中心醫院單獨做陰道B超檢查,再回綿陽市人民醫院治療。“誰才是真正的過度醫療呢?”尹維說。
  強勢的“走廊醫生”
  蘭越峰要求不准同事朱麗萍擔任中層職務,但醫院領導認為這一要求“荒謬”,免去了蘭越峰的職務
  蘭越峰的舉報引發了媒體的關註,獲得了輿論的廣泛支持。而在醫院,她的同事們卻認為她的性格“過於強勢”,“難以相處”。
  曾有病人投訴蘭越峰態度冷漠,醫院老醫務科科長張堯興扣了蘭越峰100塊錢。蘭越峰跑到張堯興的辦公室,將他的公章和筆記本扔到樓下。
  一名與蘭越峰共事十餘年的超聲科醫生用“獨裁”形容她。這位醫生說,醫院承接體檢項目,需要超聲科協助。蘭越峰拒絕派本科室人員,“醫院抽調我去,當月的獎金被她扣掉一半。”
  蘭越峰迴應說,這是醫院在編造過去的事件對她進行攻擊,“十多年前的事情,說這個有用嗎?”
  醫院一名紀檢人士說,院方最無奈的時候,甚至還請來專科醫院的精神科醫師拿主意,“精神科醫生說,偏執型性格的人一旦被惹怒,可能會窮其一生糾纏。”
  蘭越峰也承認自己性格強勢,偏執,認定的事情會堅持,“但性格偏執跟我舉報院長貪腐有直接關係嗎?”
  蘭越峰成為走廊醫生的直接原因,也與蘭的過於“荒謬”的要求有關。
  2012年2月,擔任醫技辦主任的蘭越峰要求恢復超聲科主任一職,醫院同意這一要求,將其與原超聲科主任朱麗萍的職務對調。但蘭越峰擔任超聲科主任後,再次要求不准朱麗萍擔任醫技辦主任和其他中層職務,必須讓朱留在自己的超聲科做普通醫生。
  “這種要求很荒謬,醫院怎麼可能按照她的意願來任免其他中層?”醫院工會主席王清華說。
  而蘭越峰並不認為自己的要求有不妥:“朱麗萍達不到當主任的水平。”
  醫院拒絕了這一要求,並取消聘其為主任。這是醫院第三次免去她超聲科主任的職務。工會主席王清華說,這件事導致了雙方徹底決裂。
  蘭越峰被免職後,按照院方說法,有數起患者投訴蘭越峰“推諉病人”,院長王彥銘據此以“待崗學習”處分蘭越峰。蘭則拒絕接受這一處分,坐在走廊600餘天,成為“走廊醫生”。
  “鬧而優則仕”
  醫院紀委書記謝一民稱,蘭越峰會逢重大會議、榮譽評比和領導視察去上訪,醫院不得不向其妥協
  與醫院的交鋒中,蘭越峰三次被免職,又三次被任職。
  綿陽市人民醫院紀委書記謝一民坦言,這是因為蘭越峰捏住了醫院的命門——上訪和維穩。更讓醫院頭疼的是,蘭越峰的上訪選擇了極佳的時機,“逢重大會議、榮譽評比和領導視察期間,不讓蘭越峰鬧事的壓力巨大。”
  不讓蘭越峰上訪的工作,落在了醫院黨辦主任姚雨和工會主席王清華身上。
  姚雨說,蘭越峰上訪的單位包括市區兩級的衛生局、婦聯、組織部、紀委、信訪局、人社局、宣傳部和省衛生廳,主要舉報醫院高價買設備,自己被免職不公平和院長王彥銘貪腐。
  除此外,聯合調查組的報告稱,從2010年6月至2014年1月,蘭越峰曾向中紀委網站、省長信箱、省紀委網站等寫信反映問題42次。
  蘭越峰每次上訪,上級部門的電話都會打到綿陽市衛生局,再壓到涪城區衛生局,最後通知到醫院,醫院就會派姚雨去領人,“繼續開展思想工作”。
  綿陽市衛生局信訪科科長龔霞雲說,綿陽市衛生局“一把手”曾多次召集涪城區衛生局和醫院開協調會,嚴厲要求醫院領導,解決不好蘭越峰的問題就“下課”。
  每逢綿陽市“兩會”期間,綿陽市維穩辦會通知醫院提前介入。院方在代表、委員入住的新世紀賓館附近,安排人手以接走蘭越峰。
  醫院工會出具的一份對蘭越峰“人文關懷”情況彙總顯示,從2010年至2014年初,綿陽市衛生局、涪城區衛生局、醫院各級領導等分別與蘭越峰談話、請喝茶、請吃飯、約打牌、送手機達30餘次。
  王清華說,2010年6月,綿陽市創建全國文明城市期間,醫院出費用讓蘭越峰和尚未離婚的丈夫去上海旅游。2011年,創建全國文明城市複查,院方又安排蘭越峰去廣西、雲南旅游。
  對於這種安排,蘭越峰承認她到當地醫院“考察學習”了,但否認是旅游。她認為這是院方在利誘她,“怕我反映問題,利用我愛學習的優點,把我支走。”
  2013年,綿陽參與信訪先進城市評比,綿陽市婦聯出面安排蘭越峰到安縣泡溫泉。同年7月,華西醫院授予綿陽市人民醫院為聯盟醫院,王清華托朋友帶蘭越峰去安縣泡溫泉。
  “誰的娃兒誰來抱,區里讓我們醫院想辦法解決。”王清華說,醫院疲於應付蘭越峰的上訪舉報,在思想工作做不通的情況下,醫院只能退步,答應她的訴求,“求和諧保穩定”。
  今年3月8日,院方甚至請來了蘭越峰的姐妹和兒子,共同做蘭越峰的思想工作。起先雙方達成一致,醫院按照醫技辦主任待遇給蘭越峰補發工資,並給其辦理內退;蘭越峰則不再上訪。
  但蘭越峰隨後反悔,“這些條件我能接受,但他們沒有給我平冤昭雪。”雙方談判再次破裂。蘭越峰繼續去醫院靜坐。
  這種做法引起醫護人員的不滿,有人認為蘭越峰“鬧而優則仕”。前述超聲科醫生則懷疑蘭越峰“握住了醫院的把柄”。
  “我也要當走廊醫生”
  綿陽市人民醫院的職工們把醫院更名的原因歸結於蘭越峰帶給醫院的“壞名聲”,並因此上街抗議
  提及醫院的曖昧態度,輿論對蘭越峰的贊揚,綿陽市人民醫院的在崗醫護人員們都十分不滿。
  委屈還遠非如此。2月14日,四川省衛生廳公佈了《醫院等級評審現場檢查及日常監管考評結論公示》,綿陽市人民醫院在從“二甲”升“三乙”評級中落選。
  急診科護士長唐玉說,落選意味著全院醫護人員近兩年的心血付諸東流,醫院不能申請做高難度的手術。
  2012年3月,綿陽市人民醫院啟動創建“三級乙等醫院”工作。2013年7月,醫院還召開了“三乙”評審攻堅階段推進大會,要求將創建工作動員到科室和個人,“確保各項指標無遺漏、無死角、全覆蓋。”
  醫院職工認為,此次升“三乙”,他們做了充足的準備,“通過的可能性非常大”。落選令他們將原因歸咎於蘭越峰的“胡鬧”。
  評審專家組一名成員證實了醫院職工的猜測,他告訴新京報記者,綿陽市人民醫院正在“過度醫療”的風口浪尖,專家組擱置了對其的評審。
  2月18日晚,一條關於醫院摘牌的短信在醫護人員中間流傳。這條短信顯示:“根據綿衛辦發【2014】58號文件……我局將依據相關規定,將‘綿陽市人民醫院’更名為‘綿陽市涪城區人民醫院’。”
  這份名為《關於開展醫療機構名稱使用和管理專項清理整頓工作的通知》的文件要求,各級地方人民政府設置的醫療機構需要在識別名稱中體現該級政府的行政區劃。
  綿陽市人民醫院最初是綿陽縣人民醫院,綿陽升為地級市後,該醫院劃歸涪城區管轄,但仍保留了原名。
  綿陽市衛生局醫政科科長李曉林告訴新京報記者,綿陽市人民醫院是涪城區區級醫院,按規範標準應該叫“綿陽市涪城區人民醫院”。
  儘管李曉林解釋,出台這一文件是為了貫徹去年9月衛計委加強醫療機構命名使用與規範的精神,但綿陽市人民醫院的職工們認為這是對醫院的進一步“打擊”,而根本原因仍是蘭越峰帶給醫院的“壞名聲”。
  2月19日上午10點多,12名情緒激動的醫護人員試圖找“罪魁禍首”——坐在CT室醫生值班室的蘭越峰理論。蘭越峰在醫院保安護送下離開。
  此時,正值夜班和白班醫生交班時間,上百名憤怒的醫護人員從門診大廳步入劍南路,高呼“打倒蘭越峰”、“還醫院清白”。
  尹維也站在人群中間。此前,聽聞醫院要“摘牌”後,她幾乎含著眼淚做完了一臺手術,趕緊跑了下來。
  這個曾因上夜班給孕婦做剖宮產手術而導致自己流產的婦產科醫生說,她不理解為何不上班而天天罵醫院的蘭越峰成了“英雄”。
  “如果這麼做才能得到嘉獎,我也想做一名‘走廊醫生’。”尹維說。
  新京報記者 王瑞峰 四川綿陽報道  (原標題:醫變:“走廊醫生” 背後的醫院妥協邏輯)
創作者介紹

xlthwynxpctfb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